山色空蒙,百廿年武大繁花似锦;
水光潋滟,六十载水院风景如画。

团结协作,锲而不舍,
水利人承水利魂

拳拳热血,携手同行,
齐心共筑水院之家。

功以才成,业由才广。
百川揽英才,雅园育翘楚。

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
明辨之,笃行之。

聚莘莘学子,助载梦启航。

悠悠校友情,拳拳报校心。

团结协作,锲而不舍,
水利人承水利魂

学院新闻

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学院新闻
【转】泛黄奖状记载94岁老人辉煌战功
患病老人疫情中交代后事 子女才知道他是人民功臣
通讯员: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23 09:03:11  点击数:

4.jpg

  严传梅荣获的部分军功章

3.jpg

  严传梅获得的特等功奖状

1.jpg

  年轻时的严传梅

2.jpg

  严传梅老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

  14岁参加革命,经历过战争岁月的洗礼。淮海战役时,他作为队长,带领140余名战友参战,最终活下来的不过10余人。由于功勋卓著,他除了被授予特等功,还荣获人民功臣奖章。

  昨日,武汉市民严冰致电楚天都市报称,他94岁的父亲严传梅是武汉大学离休干部,因患有基础疾病,疫情期间,父亲提前向子女们交待后事。他们那时才知道,父亲是一位战斗英雄。

  14岁被日军抓住机智脱身

  昨日,武汉大学工学部一栋老旧住宅内,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了严传梅老人。由于患有眼疾,他戴着遮光眼镜。他热情地起身跟记者打招呼,声音铿锵高亢,握手坚定有力。

  严传梅是钟祥市胡家集镇人。尽管已是94岁高龄,但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,他依然思维敏捷、谈吐清晰。

  严传梅13岁时,不时有人到胡家集镇放幻灯片,让他得知侵华日军的种种暴行。“当时就是恨,想把日军赶出中国。”严传梅说。

  14岁那年的一天,严传梅和村民们在一棵大树下乘凉。突然,一名日本士兵现身。有人带头鞠躬,并大声喊“太君”。除了严传梅,其他人都跟着照做。

  严传梅个子不高,在人群中本来毫不起眼,但其他人一鞠躬,挺着腰杆的他显得十分突出。日本士兵神情凶狠地对他吼叫,比划着让他搬运刚从村里搜刮的大米和鸡蛋。日本士兵走在前面,严传梅盘算如何脱身。

  从村子到日军据点,要翻过一座小山。上山后,严传梅故意和日本士兵拉开距离。双方相距约30米时,他扔下东西,撒开脚丫往山上跑。日本士兵对他开了三枪,幸好都没打中。

  在山上躲了一夜后,严传梅回到家中,看到父亲正在掩面哭泣。“有人听到了枪声,大家以为我已经遭了毒手。”严传梅说。

  扮成劳工深入敌营探军情

  这次机智脱身的经历,让严传梅在当地出了名,有人推荐他加入了一个抗日社会团体。

  1940年6月,日军大肆抓壮丁。严传梅的上级领导认为,可以利用这个机会,打探日军的岗哨分布情报。最终,严传梅被选中,跟着日军进入荆门城内。

  在那里,日军让严传梅到缝纫厂学做衣服、鞋子。后来,日军觉得他干得不错,又安排他给军人送生活用水。借着这个机会,严传梅打探到了日军几个岗哨的分布情况。

  1941年11月,严传梅被推荐入党。次年8月,他报名加入了新四军。入伍第三天,15岁的严传梅便扛着步枪上了战场。他和战友们虽然都背着子弹袋,但大多数人的袋子却是空的,这让严传梅更加深刻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。“没有先进的装备,没有充足的弹药,和敌军作战全凭坚强的战斗意志和机动灵活的战术。”严传梅回忆。

  经过一年的浴血奋战,严传梅被提升为排长,组织给他配了一把手枪和两颗子弹。一次,他和几名战友碰到一名落单的日本军官,他们原本想抓活口,但对方十分顽强,打光了子弹后,又抽刀抵抗,副排长被削掉了一截小指。严传梅见状,只好用仅剩的一颗子弹将日本军官击毙。

  难忘战友被敌机扫射牺牲

  参军后,严传梅同日军打了大大小小70多场战斗。

  当时,驻扎在荆门城的日军十三师团,主要依靠经钟祥、京山的交通运输线,将抢来的物资运到武汉,从而实现“以战养战”。为了破坏这条运输线,严传梅作为总指挥,发动各方力量,连续多日挖断沿途道路。日军非常震惊,展开疯狂反扑。就在日军进行大规模扫荡的第二天,日本就宣布无条件投降了。

  抗日战争结束后,严传梅加入中原野战军第四纵队十一旅,投身到解放战争之中。

  在淮海战役中,严传梅作为十一旅解放大队二队队长,带领140名战友参加了惨烈的双堆集战役。面对敌军猛烈的空投炮火,他们只能在夜色掩护下挖掘地道,占领一个又一个村庄,缓慢向前推进。一次,他和一名战友不慎暴露,敌军飞机不停扫射,他眼睁睁看着战友在自己的面前牺牲。

  “双堆集战役一直持续了20多天,最开始的140多个兄弟,最后只剩下10多人……”严传梅说。他至今仍忘不了牺牲的战友们,比起他们,他是幸运的。

  在一张泛黄的奖状上这样写道:“严传梅同志参加淮海战役全歼黄维兵团,英勇顽强、功绩卓著,除予以记特功外,并颁发人民功臣奖章一座以嘉奖。”

  转业后依然葆有军人本色

  让严传梅遗憾的是,新中国成立后,他由于随部队到云南剿匪,没能参加抗美援朝战争。

  在云南,严传梅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所爱,结婚成家。当时,他在部队任宣教部长,妻子余从智是教导员。后来,余从智考上北京外语大学,后前往武汉工作。1959年,为了照顾妻女,严传梅转业到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任职。

  余从智告诉记者,“老头子”平时不愿意和别人讲过去的事,也从不拿过去的功绩标榜自己。

  “今年疫情刚暴发时,父亲的一些基础疾病无法得到及时医治,病情一度恶化。”严冰对记者说。为了早做准备,父亲将几名子女叫到身边,说在老房子里有一个带锁的皮箱,里面装着他以往参军时的一些军功章。“以前我就知道父亲是个老兵,但没想到他有这么多故事。”严冰说。

  好在通过申请,严传梅最终入院接受了治疗,病情渐渐好转。

  严冰介绍,他和兄弟姐妹总是劝说父亲,要对自己大方一些。“一双80元的皮鞋,他穿了十多年。但今年为了抗疫,他一次就捐了3万元。”严冰说。

  严传梅十分关注外界的信息,多年来保持着每天读报的习惯。随着视力下降,他请老伴读给他听。

  说起今年的疫情,严传梅笑道,面对如此难题,党和国家给出了最好的答案。如今的中国更加强大,他为此非常自豪。

(图、文来源:楚天都市报数字报)